NEWSPAPER

2011.03.明周時尚112期報導

墨溶上水,便墨分五色,焦、濃、重、淡、清各書其意;
彩潑上布.便暈開成畫,金、紅、藍、綠、紫各有風景。
旅居西雅圖多年的潑墨畫家柯淑玲,以墨彩交融手法,潑灑出第三種「生命藝術」。經歷一級貧戶、童工、女工、抗癌、於而立之年初拾畫筆,在潑墨畫中揮灑世界,畫布、絲巾、器皿、布匹部是她的創作媒材,並透過義賣讓潑墨作品成為資助罹癌病童,賑災的催化劑。

人生起落如過盡千帆,她認為藝術沒有高低,也並不遙遠,只要玩得開心、舒服、快樂,就是藝術,甚至只要帶給人一個微笑,都是一幅生活裡的美畫。她說:「以前,我選擇哭,現在我選擇笑。」

description

原本色澤單調的床單,因為擺上潑墨床巾而靈動了起來。

如今是人稱笑容最燦爛的潑墨畫家, 然而柯淑玲說,以前的她可是抬頭看天罵天,低頭看地怨地,嘆上蒼不公平,讓她生在貧窮人家,從小到大的志願很簡單,就是要「脫離貧窮」。

認真讀書 為嫁有錢人
父親挑石頭做苦工,母親每天挨家挨戶敲門收衣服回來洗,她則是從小當童工,去成衣廠剪線頭、幫鄰居削菜;父親遭惡意倒債,身為大姊的她還在父母外出時,護著6個弟妹面對持刀相向的債主……家裏太窮,甚至曾讓母親放棄希望,當時肚裡懷著二妹,母親牽著她的手企圖走入淡水河裡結束生命。「人的一生總有些終生難以抹滅的記憶。我永遠記得那時抓著母親的手又哭又拉,那水是那麼深、那麼冷,景象牢牢烙印在腦海,怎麼擦都擦不掉,可以說是最珍貴,或者說是最大最大的痛吧?」

小學作文課題目〈我的志願〉,有人要當總統、當醫生、當老師,柯淑玲大聲跟老師說:「我要當歌星!」她認為為當歌星可以賺很多錢,買大房子給家人住;父親嘴裡叨念著說女孩子書不用讀多,長大後到工廠當女工賺錢就好。但她立志要讀書受教育,認為這樣才能嫁給有錢人,「當女工就不能嫁給有錢人了!」她心想。

那枝名貴的毛筆
本著「將來要嫁給有錢人,所 以要認真讀書」的志氣,其他孩子功課寫完溜得不見影,柯淑玲是一篇字寫完擦、擦完又寫,直到作業簿快擦破了才停筆,非把字寫到最漂亮為止。以前每周得用毛筆字寫周記,別人交一篇兩張紙,柯淑玲交數篇20張紙,沒錢買書法用紙,就到鄰居家去要舊報紙。一張張寫了滿滿大字,毛筆寫到脫毛、筆頭掉了無妨,繩線綁緊還能再用。

「那時國文老師是一個70多歲的外省人,同學背地裡都叫他「老芋仔」,他教我們國語,但他講的國語我們都聽不懂!但他卻是讓我印象深刻的老師,看我每周自動繳交好幾份作業,有一天私底下把我叫去,送我一枝好幾百元的名貴毛筆,跟我說:『這是一枝非常好的毛筆,妳認真、有天分。只要好好地寫,不要捨不得寫,筆寫壞了,老師永遠都會買給妳。』我想,是這枝毛筆影響了我的一生,是那位老師給了當的我無限大的力量。」

description

原本色澤單調的床單,因為擺上潑墨床巾而靈動了起來。

婚後「愛」的課題
柯淑玲18歲進入台灣知名建材工藝企業當接線生,上頭人看這女孩勤勞誠實,將她升到會計部門管帳。後來柯淑玲和該家族企業第四個兒子結為連理,真正如願以償嫁進富貴人家。柯淑玲毫不掩飾地說,她還真是到了婚後,才開始學會「愛」的課題。

她29歲舉家移民美國西雅圖,以為將從此安居美國相夫教子,孰知沒多久檢查出罹患子宮頸癌初期,「結果出來後,我三天三夜不能吃、不能喝、不能睡,我最擔心那三個年幼孩子, 他們該怎麼辦?」對生命幾近絕望的她,走到一間廟宇,跪在菩薩像前黯然痛哭。心裡怨著、哭著,擦擦眼淚,柯淑玲在心裡許下願望:「孩子是我生的,我有責任讓他們不要成為社會負擔,您借我10年,如果我還有新生命,我一輩子做好事、投入公益回報。」

description

©2012 LingKo